洪均生太极网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历史钩沉 >> 功深面壁 不求闻达 —— 永忆恩师洪均生先生!

功深面壁 不求闻达 —— 永忆恩师洪均生先生!

作者:蒋家骏|来源: 原创 |发布时间:2017-03-15
分享到:

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三日,这个举世悲痛的日子,一棵闪烁在东方的“太极巨星”静静地陨落了,恩师洪均生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他一生执着追求的太极拳。


洪均生先生仙逝距今已有二十年了,他的名字和他的太极拳早已融为一体,被后人推崇热爱,传播于世界各地。他对太极拳事业所作出的丰功伟绩和他的名字“洪均生”已经永远的刻在了中国的太极拳史上,永垂不朽!


自一九三零年,拜在陈氏第十七代宗师陈发科先生门下,六十多年来,洪师潜心研究陈式太极拳拳理拳法,拳习于师而求于诸家,不拘泥即定之法,求真求实。他继陈鑫先生之后,在阐述陈式太极拳理法上作出了新的贡献,他根据陈鑫先生缠法理论及师授实用拳法,通过教学实践,结合对立统一法则、力学原理进一步阐发陈式太极拳理拳法。


他首次提出手法上的公转与自转,公转的正旋、反旋,自转的顺逆以及腿部缠法的具体要求;详细阐明了每一动作公转与自转配合的角度,解决了《陈氏太极拳图说》未能阐述的问题。


陈式太极拳法自古以技击性强闻名于世,洪师十分重视陈式太极拳的技击性和实用性。特别对陈式太极拳的核心———缠丝劲进行了全面深刻的研究,并创造性的论述了眼、身、步、手的螺旋运动的公转与自转的运动关系,强调了眼身步手方向角度的密切配合,做到了“无过不及”,以此在拳法中更进一步地体现柔化刚发,精拿巧运。如运斤大匠,解牛庖丁,妙造自然,不着痕迹。


洪师晚年拳架严格遵守陈式太极拳缠法的原则,以虚灵为体,循环为用,与众有别,行拳缜密、端严、沉者、轻灵、超逸、含蓄、隽永、自然,缠绵之处见雄浑之大气,可谓无心成化,不着痕迹,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之心法,耐人寻味无穷。


洪师以毕生的精力研练陈式太极拳理法,又能熟识各家太极拳理论,融汇贯通,结合教学实践验证前人学说,有新的创举和解释,纠正了一些不正确的观点和误识。他征得陈发科先生允许,将老师所讲解实验的各种招法,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,融汇于原来所学的套路中,企翼为学者开辟一条走向掌握陈式太极拳技击奥妙的捷径。遂将此套拳法传于济南学生,通过实践,成效卓然。是以逐渐扩展到世界各地,广为传播。洪师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,几经周折,七易其稿著成《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》,这一旷世之作,为后学研练陈式太极拳法指明了方向,是一笔极其宝贵的世界财富。


洪师精湛的拳艺,引来国内外诸多的武林高手慕名来访,我师总是谦诚以待,以武会友交流验证太极拳的技法。


一九六三年春,洪师感冒初逾,有形意拳大师尚云祥先生之女尚老师带来了形意拳名家乔明德先生,欲拜会洪师验证拳艺。当他听到洪师身体不适,感叹地说:“不能亲身体验太极拳的功夫,真是太遗憾了”!洪师听后,笑了笑说:“不妨,可以试一下”,接着又说:“你不要有什么顾虑,放心施展你所学的”。乔明德先生听后说:“好吧”。洪师用左手按着坑桌慢慢地站起身,乔先生口说:“得罪”,话未落音,右拳以形意拳中的崩拳疾速向洪师的胸口击来,众人惊鄂!洪师以右手迅速抬起接其拳腕,中指略扬,只见乔腾空而起,被发出一丈远的煤球堆上,煤球被压的粉碎一片,乔起身连说:“好功夫!好功夫!”。第二天,乔先生来家看望洪师,师母不明情况,连忙收拾煤球,怕再次被压碎,众人相与大笑!洪师一生与武术界著名人士交手验技无数次,仅举此一例,不一一列举。


洪均生先生一生为人坦荡,虚怀若谷。在太极拳理法的探讨上,坚持精益求精,真处见真;主张以事实、科学为依据进行展开讨论。有时涉及到别人的著作或是一些不正确的观点,也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看法,这种精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。在学术上,他提出:“学术研究,对事不对人,争论的目的是为了辩明是非,不争鸣,则不进步”。


一九六四年,那个动荡的年代,洪师的头上还顶着沉重的政治帽子,他向《中国体育报》体育研究专栏投稿,与当时的吴式太极拳名家徐致一先生就“太极拳缠丝劲、抽丝劲问题”展开了激烈的辩论,同时参加讨论的还有罗基宏先生和赵任情先生,在当时的太极拳界影响极大。顾留馨先生与沈家帧先生合著的《陈式太极拳》,是解放后国内出现较早、最有权威的太极拳书籍,洪师细读后,对之存有不同的看法。洪师与顾留馨先生是同门,且交往甚密,但他并不以此为虑,毅然对之提出质疑,并撰文《评〈陈氏太极拳〉的八个特点》,亲与顾留馨先生商榷。


我从一九六四年,拜在洪师门下,言传身教,情同父子。每次到济他都亲传拳技,从严、从难、从实战出发,不厌其烦的一一讲解。言犹在耳,师已西去!我寄身于武术界四十余年,南北访艺,从未见比我师技艺精美者,比我师功深德高者。可惜同门师兄弟中无一人能及!而我是师门中最不成材者,有负师教多矣!每感至此,不胜愧疚!


洪师一生淡薄名利,坦荡自然,不求闻达。为人处世不俗不眉,不亢不卑。他常说:“有麝自来香,不用大风扬”。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对洪师的人品、道德文章颇为赞赏,曾书“春风大雅能容物,秋水文章不染尘”相赠。陈发科先生对洪师也赞誉有加:“聪慧好学,为人诚实坦荡,能继承发扬陈式拳法的技艺”。


洪师生前曾担任山东省武术协会委员、济南武术协会主席、北京陈式太极拳研究会顾问、山东大学武协顾问、美国华林派武术总会顾问等,但他却极少参与公众活动,从不主动结交权贵。有政府官员去拜访他时,他总是以清茶待客,自嘲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;如果是故友来访,他必热情地把自己珍藏的茗茶取来共同品尝,曰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!


洪师禀性豁达、坦诚、恬淡,对人生看的既透且明,从不追慕虚名,不争强好胜,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,最可宝贵的是他能于逆境中乐其乐,于顺境中求其实。洪师的一生经历了社会变迁的风风雨雨,生活坎坷不平,曲折多变,他终以子孙满堂桃李天下而寿终正寝,也算是乐得其所吧!


洪师精书法,善诗词,通音律,以美学的视觉感受了太极拳美的真谛,以诗的形式,诗的语言对太极拳法、技击美学高度的统一描述,写出了太极拳“拳品”十三篇,创造了用诗的语言评论“武艺高低以人品为准”的武学思想。开导了太极拳美学崇德的先河,前无古人,后启来者。洪师与他的太极拳一样,已经不再属于某个人,某个家族,某个门派,他属于全社会,属于全人类。他已化身于哲学、艺术,永远是我们追求的目标,奋斗的方向。



http://www.taijihong.cn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