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均生太极网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历史钩沉 >> 我所认识的太极宗师--洪均生 作者 吴仕增

我所认识的太极宗师--洪均生 作者 吴仕增

作者:佚名|来源: 原创 |发布时间:2015-10-21
分享到:


作者:吴仕增(澳大利亚墨尔本)

中文译者:张强 王明伟

(本文摘自国外功夫杂志,原文为英文,由洪均生英籍再传弟子安东尼提供。)

 

洪均生大师1907年出生于河南均县,他的名字均生即生于均县之意。洪老师的祖父曾在清庭做官,他自幼随父在北京生活、学习。洪老师1996年去世于山东省省会济南市,按中国传统计算法,他终年90岁。

洪老师自幼体弱多病,17岁因病辍学。1930年他开始跟吴式太极大师吴鉴泉的得意门生刘慕三学练吴式太极拳。数月后,刘先生带着他的30多名学生,包括洪老师一齐转而向陈式太极宗师陈发科学练陈拳。

从此后,洪老师成为陈发科的弟子。洪老师的体质因练拳而大为改善,这更激发了他练拳的兴趣。洪与陈的感情日深,渐至情同父子。陈经常住在洪府,有时一住就是2、3个月。

日寇占领北京后,洪老师一度生活来源中断,他和6个孩子没吃的时候,会到陈发科老师家吃上一顿。

今天我们所知道的有关陈发科大师的诸多武林轶事,绝大多数由洪老师记录、提供。洪老师家境富裕,因体弱而没工作,这使得他可以终日伴于陈之左右,目睹见证 那些精采的故事。正是这些故事使我们今天能对陈大师的盖世武技得窥一斑。1944年洪均生告别陈发科赴山东济南就职。1956年,洪的结发之妻去世,洪深为悲恸,复又返京。这次,他在京待了4个月,就自己的练拳心得向陈大师请教套路和推手。加上这一段时间,洪共跟陈学练陈拳达15年之久。洪老师终其一生的武术实践和研究,充分掌握并发展了陈式太极理论与实战技术,使他成为陈拳18代的杰出代表人物。

洪老师离开我们已有两年了,我谨作此文以示纪念。我相信不用详述洪老师的的高尚品质和技艺的奥妙之处,仅是他精湛技艺的一管之窥都会使读者大感兴趣的。

一、当代太极大师的人中之杰

随着时光流逝,太极拳在人们生活中的作用和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人们普遍认为,当代之太极大师的功夫技艺与前代大师如陈发科、杨澄甫相去甚远。从80 年代开始,我过访了诸多海内外盛名着著太极大师。在不同的时期,我曾师从于他们、听他们的讲座、观摩他们的表演。有些我仅看过他们的表演像带。我有一种感觉,好象一旦有谁能在对抗性竞技中发劲将对手抛出,他们就会被认为是有真功夫的大师。当然这里面不能包括事先安排好的发劲表演。

在80年代,有一次我参加大陆某城市的太极竞技大会。那天上午,一位被大会组织者邀请而来的太极大师,被另一城市的代表团邀请去给他们作指导。练完套路后,一些拳手要求他作推手表演。

这位大师任选了一位比他略微年轻的教头和他一起表演掤、捋、挤、按。双方划了几个圈之后,这位大师突然撒开双手往前双手插入对手的腋窝,想将对手推出。但他的对手一沉气,反将这位大师震退了一步(前后脚同时退了一步)。当然,大师也不总是赢,这得看他对手的功夫如何了。

上例中的那位教头是武式传人,师从郝月如,尽管他有一定功力,但未臻高深艺境。问题是那位大师所用的推手招法不高明。

那一招并不是真正的太极招法,但很多拳手习惯用它。总之,一些著名大师并不如我们以为的那么棒。在那些能将对手猛烈掷出的拳师中,能做到先拔起对方的根再 将对手打得飞跌出去的拳师,为数并不多。而在能起对方根的拳师中,大多是在化掉对方的劲之后,再用自身的劲力将对手发出。

这种功夫并非善之善者也,它很耗体力。能改变对手力的方向,将之反作用于对手,并加上自己的劲力,方为善之善者也。但能达此境界的拳师实属凤毛麟角。

洪均生大师就是达此境界的一代宗师。

在拜访洪老师之前,我读过他的一些文章,也读到过一些其他太极拳师写的关于他的文章。我和他有过通信往来,但我并不确切地了解洪老师的功夫水平。1984年底,我到了济南住在洪老师家向他学拳,直到此时我才领略了洪老师的精妙技艺。

洪老师能用一种令人着迷的方式演示太极拳的用法,但这种按预先设计好的套路演示的方法,并不能真正展现洪老师的高超技艺。这种方法通常是用于训练初学者的。真正能检验技艺的方法是推手训练。

一天几个学生来拜访洪老师,我们在一起聊天,谈论着太极拳。其中两位,一姓刘,另一位我忘了姓什么了,暂且叫他A先生吧,在一起推手。A试图将刘发出,刘回以捋、採,将A双脚採离地面摔在身后。虽然摔得并不很远,一米到一米半左右,但已使我吃了一惊,因为我看出他们并未用太大的劲,如果真用上劲,A真不知要被摔出多远。那时,我对起对方的根并摔出对手的技艺并不了解,尽管我在书上读到过并听人们谈起过。有人说,你得练气和发劲,直至气足劲整,你就能起对手的根。这似乎只要练气、练劲,而与技巧无关。直到我看到他们的推手,我方知事实并非如此。能否将对手打跌出去,主要还在技巧。如你发人的技巧正确,对手就会跌出,气与劲的质量决定你能将对手发多远。

棚、捋、挤、按都有一定之规,技巧正确了,就可发出对手。这正是洪师所要传授的技艺。洪师的学生都能干净、利落地发人,洪师之技艺可想而知。

又一次,刘和另一位学生,且称为B,来拜访洪师。B以前练过中国式摔交。B曾和某著名太极拳师推过手,这位太极拳师拿B毫无办法。他称赞B功夫不错。这位 太极拳师写过一本关于太极拳的书,他似乎很懂太极。B向洪师请教推手,洪师遂和他在厅堂推手。不管B对洪师用何招法,都无济于事。B对洪师发劲,洪师手部只略加动作,B就被打偏。有时洪师稍作进步,有时步伐不动,B即被起根(双脚离地)向后跌出一米开外。有时跌得更远一些,B就跌到客厅的沙发上(厅堂不 大)。这个场面引人入胜,我看得很兴奋。看了一会我不禁对B说:你一用劲就会被洪老师控制住。这是显而易见的。B一用劲身体即被拨偏,已处背势,再继续用力只会击向自己。过了一会,我又说了同样的话。B转过身来对我笑着说:我们来试试。说着他双手搭上了我的右手。这是我们第一次碰头,B并不知道我 的水平,因此我们推得很客气,不快也没用多大的劲。我用了洪师近来传授我的化劲方法,两次试探性进攻后,B意识到我能化劲,即迅速用右手采我右腕,左手托我右肘向上发劲,我身略右转,右手一引,左手搭上他的右肘,两手同时向前发劲,B双脚离地,向后跳退一米多远。B笑道:你也有两下子么。刘说:吴先生当然有两下子啦。我立即说:我要用两只手,而洪师只要用一只手。闻听此言,洪师一笑。我谦虚的原因并非是因为洪师在我面前,而是我深知自己和洪师不可同日而语。我是双手封死对方使其不能变化,再用自身的劲力将其发出。我既没能控制对手在先,使其处于背势,也没能返还对手劲力在后,我用的技巧与洪师 有天壤之别。

又一次,我的师兄蒋家竣从徐州来济南拜访洪师。蒋曾师从多名著名陈式太极名师,如,陈照丕(陈氏18世)、陈照奎(陈式18世,陈发科之子)、陈金鳌(陈 氏18世,师从陈鑫),后拜师于洪老师。这次蒋向洪提出了一些有关推手的问题,当时他们在一间较大的房子里。无论蒋用何招法,只要一用劲,洪师身体略加转动,蒋即被控制,处于背势。有时洪师进步,蒋即被起跟发出1、2米远。当蒋用更大的劲、速度更快时,他的根也会被起得更快,被发得更远,他双脚落地之声则更沉重。但蒋仍能站住,并象要再次进攻的样子。这个场面太精彩了,我开始大笑起来。

在认识洪师之前,我读过蒋的一篇讲述和洪师1971年推手的事。文中写道:和洪师推手总觉得自己的手太短,而洪师的手太长。我冒昧地问洪师:如敌人突然袭击击中你的胸口,你能不用手部的技巧么?

洪师笑了,接着说道:你来试一下吧,我不用手。带着疑惑,我迅速地用大力击向洪师胸部。我感觉好象击上了一堵弹簧墙,人被突然反弹出4、5米远。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我请教洪师是如何将蒋弹出的,他让我试试。当我用双手推洪师身体时,我感觉无法作用于他,在他身上找不到一处实的地方。我只感觉到洪师的内劲在转换、变化,而外形丝毫看不出来。我好象推上了一部非常灵敏的弹簧器。因此,我更加小心用劲。我稍迟疑,洪师即上一小步,用身体将我发出。我问洪师:你发劲时必须进步么?”“不,因为你没用劲,所以我得进步。我明白了,如果我花更大的劲,会被发得更远。

洪老师告诉我一件事:一次他和一个学生在一间宽敞的房子里,试验太极的用法,洪师母蹲在屋子中央摘菜,学生用右拳进攻,洪老师用太极拳第一式金刚捣锥接招。对方右手接触洪师右手,即被击出,从洪师母头顶飞过,摔出去5、6米远。洪师母吓了一跳,此后,只要洪师和人推手,她就躲得远远的。

洪师说这个学生以前练的是形意拳,他的劲力沉且猛,所以会被发出老远。

上海有位武术家叫李东员,实战经验丰富,曾向陈发科学过太极。1982年洪师去上海参加全国著名太极拳家大会,李观看了洪师的表演。和洪师接触后,李对他的学生说:洪老师功夫太好了,比某某某强多了(此人是著名太极拳家,经常来沪过访李),他们不是一个档次的。李的这位学生在移民来澳州后,将此事告诉了我。(日本武术杂志曾载文,称一位和洪师、杨澄甫都推过手的陈家沟出身的武术家说,洪师推手之技在杨澄甫之上。译者注)

在讲述洪老师的技艺之前,有必要弄清一些问题。有人认为技艺和具体技术是一回事。具体技巧不会因人而异,否则有的拳师会被认为未尽善美。其实,这是对太极拳的一种误解。

太极拳有记载的历史就达300年,上百万人练此拳。技艺高超的拳家都有各自的技术和特点。例如,杨露禅大师和其二子皆技艺超群,事实上不仅二子与其父技术风格不同,二子之间的也有很大的不一样。

事实上,不同武术大师擅长技术各有不同是正常的。因为各人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是不同的,性格和修养也不一样。

当他们的功夫达到一定的层次,他们当然会发展最适合自己的技术。因此,初学拳的阶段,学者应尽量模仿他的老师,应尽力去理解和实践老师所传授的东西。功夫进入高层次后,个人技术会与其师有所不同。

今天的许多太极拳师所授其实并非太极拳的技术。有些从其它拳种借来,并无太极的特点。有些根本就是错误的。即使太极拳范畴的技术亦有高下之分。

比如,气沉丹田为许多太极拳师所要求,也在不少太极拳书中被提到。但,不是功力达到一定阶段,气沉丹田是不容易做到的。1984年,我去西安向陈立清老师学拳,在那儿我碰到了一位陈家沟的后代,他的太极功夫很不错。文革期间他曾回到陈家沟,向好几位太极前辈学过拳。相熟之后,我去他家拜访过一 次。他真诚地教给我一些习练太极之道。当谈到气沉丹田时,他说气应沉入脚底,这样有利于起对方的根。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。后来,我和刘积顺(音译)谈起此事,他说其实气应沉入地下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,我领悟到气沉丹田、气沉脚底、气沉入地都是正确的,它是处于不同层面的同一技法。如果你只知其一, 就会认为其它说法是错误的,这对于学拳进步是不利的。因此,学了一点太极技法不能自以为已窥太极之堂奥,必须多方学习、比较,以期区分技法之正误,掌握高层次的太极技法。

一些人认为凡是太极拳书所言都是正确的,尤其是古老的典籍。有一次我向一个学生讲解某着式的要求,旁边另一个学生(他曾在别处学了多年的太极,后师从于我)说,他在太极拳书上没见过这种提法。

我对他说,有许多东西书上没提到,而书上的有些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。那个学生很惊讶:书上的东西也会错么?事实上,中国旧时代的许多武术家,教育程度并不高,很多人不会写文章。会写文章的那部分人,有些很保守,不肯把道理说清、说尽。因此,书中所言并不全面,书中所言也会错,书中有些东西也是低层次 的。中国武术界有句俗话:真传一张纸,假传万卷书。意思是,师傅若想教你真东西,他们概括起来不会超过一张纸。

当然真传一张纸上的东西,也是需要作进一步详释的。即使师傅真想把真东西传下去,对文字的不同理解也会造成差异。

中国还有一句成语叫按图索骥。古代的相马专家伯乐写了一本如何相马的专著,极尽详细,世人称善。他的儿子按他父亲所写,详加对照,最后找到了他自认为符合书中要求的骏马。他找出的那匹所谓的骏马是一只大蛤蟆。

太极拳书对于练拳能起辅助作用,但光看书是不行的。有些人看了几本太极拳书,看了几盘录像,就以为自己掌握了太极技艺,开始以专家的面目出现写文章。这种人不仅自欺而且误人。

洪老师告诉我,60年代有人写了一本关于太极拳的书,看了以后,洪老师发现书中所述的理论和套路动作都与陈发科所授大相径厅。洪老师边读边在书的空白处加以批判,不知不觉他的批注超过原书的字数。加上他后来对该书的评判,洪老师的评述竟有两本书之多,现保管在他的学生处。

洪老师的太极技法学自陈发科,洪老师理解力极强。经过向陈发科学拳15年之久,洪老师完全掌握了陈发科的技艺,并在以后的武术生涯中,逐一着式与他的学生详加试验,与武林朋辈较技验证。

因此洪老师的太极技法十分实用并且是高层次的。他拳术套路动作有些细节与陈发科所授不同,因为洪老师的套路完全按实战要求来演练。实战中怎么用,套路中就怎么练。

在旧时代人们要保守得多。他们教的套路隐去了一些对实战极有意义的细微动作。仅看套路动作你理解不了用法,不知道如何有效地应用它们。必须经过老师的讲解。

拿第一式金刚捣椎的接手动作来说,陈发科原先教的练法是两手同时抬起,两手心相对与肩同宽。但陈老师讲用法时却是两手一前一后、一高一低,一手顺缠、一手逆缠。一手接对方的手腕,一手截对方的肘部。于是,经陈发科批准后,洪老师按实战要求改变了原先的动作。

另外,洪老师的套路中还吸收了其它拳种的一些动作(五式梅花桩的擒拿、反擒拿法;燕青捶的个别拳意。译者注),这些在洪老师的书稿中有详细的说明。八十年代陈发科的女儿陈豫侠曾两下济南,向洪老师学习陈拳的用法和推手技术。看了洪老师的演练,她说象是在看她父亲练拳。她还说到洪老师家就象是回到了家里。她的父亲和哥哥去世后,她把洪老师当做了亲哥哥。

由于洪老师讲实战着法,用太极的高级技法教学生,他的学生中不少人掌握了高超的推手技艺。现在中国每年举办全国性的推手比赛,比赛按体重分为5个级别。如果一个学生在比赛中取得金牌,他的老师会很高兴,人们会认为他是明师。洪老师的学生和再传弟子们多年来代表山东省出战,在这些比赛中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。他们通常获得大多数的金牌,有时是包揽5块金牌。这也可以看成洪老师教拳有道的一个证明。对此成绩洪老师并不满意。他在给我的信中说,这些金牌并不能证明那些学生达到了太极的高深境界,他们取胜是因为对手太弱。洪老师经常鼓励他的学生努力达到太极的高深境界。

在下面的文章中,我也不想概括介绍洪老师的全部技艺,这是不可能的,用一本书也介绍不完。

二、洪均生大师精湛、深邃的太极技艺

1、真正的外柔内刚

洪老师说:太极是掤劲。意思是如果没有掤劲,就谈不上太极拳了。掤劲是一切太极攻防技术的基础。事实上,许多太极宗师,象陈发科、杨澄甫都有同样的见解。他们强调人们在演练太极拳时要注重掤劲,使自己达到外柔内刚的境界。一些太极拳的练习者强调松柔,不同意强调掤劲。他们认为掤劲的练习会影响松柔,在推手中产生顶劲。事实上,他们有这样的认识主要是由于他们对掤劲缺乏正确的认识,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棚劲。他们认为的掤劲是看起来有弹性的躯体或肢体的弧线运动。还有一些误解陈式太极拳的人,错误认为套路中的发劲动作会产生拙力和硬劲。如果你有机会欣赏洪老师演练太极拳并与他推手,你会对掤劲和陈拳有新的认识。洪老师打拳至松至柔,他的一些动作需要在转关处做很大的圆弧运动,尤其是和手臂动作,你会感到这样才能松柔,打开关节。

当洪老师发劲时,你不会感到是僵硬劲。相反,这种动作速度的突然改变就会使他的对手被轻松发出。如果你有机会与洪老师推手,你会感觉到他的手臂至松至柔。但你同时会感到他内部的掤劲,这种掤劲既不和你的劲相顶,也不会有过多的压力作用你。洪老师的劲是松的,但你会感到这种松劲不是硬、空、飘,而是松、实、 稳。在推手中,你会感到他的掤劲,这种劲转换灵活,有经验的对手都不会轻易发动进攻。

在推手练习中,松开关节和保持松沉有如下好处:

1) 粘劲,一旦与对手接触更容易粘住对方。

(2)听劲更为敏锐。

3) 更好的舍已从人,有更多时间听出对方的劲作出反应。

(4)使对方的劲不能作用于你的身体,使他的劲失去功效。

(5)更容易转换姿势,随机应变。

那些过分强调松柔的好处的人不敢也不知道怎样在松柔中加入掤劲。结果,他们只能对付一些掌握拳术皮毛和身体僵硬的对手,而对付不了那些知道如何松柔沉气的 对手发出的劲。当遇到那些能发出快速有力的劲力的对手时,没有掤劲,就等于失去了基本防线。洪老师的松柔、掤劲技巧的另一个好处是使对方错误地认为自己能 轻易地攻入他的防守中心,这使他们轻易就发动进攻,进攻者的力被反弹到他们自己身上。谨慎的对手是不会攻击虚的地方,就像没有人会用力去打一根柔软的枝条。一个有经验的练习者会用松沉劲压制松柔中没有掤劲的对手,直到对手不能改变位置,一旦摸到对手的实处就发劲。

洪老师强调要松开身体的每一个关节(陈发科本人也说过),只有那样你才可能松柔中带有掤劲。关节的打开要自然,而不能有意的用力伸展肌肉。

洪老师特别强调指关节的打开,指关节不能弯曲,松散。而且要特别注意手指打开的方向和角度。以前,当我读到洪老师手稿中有关手指方向方向要与相应动作相配合时,我很难理解,这些建议看上去很麻烦。后来,我向洪老师学艺时,逐渐认识到手指打开的角度要根据动作中用劲的变换来调整。只有这样做才正确,丢劲和顶劲才不会发生。运用这些技巧实践得越多,兴趣就越大。当练习时,一些人能强有力的发劲,但在松柔运动中,手指是弯曲和松散的。这表明指关节没有打开,掤劲已经丢了。当这种情况发生在推手中时,一个有经验的对手会抓住机会攻破你的防线。许多人同意在太极拳练习中要有掤劲,但对于怎样算是有掤劲有不同的观点。例如,当对方按你的前手时,你如何发挥掤劲。

一种常规的练习方法是尽可能外撑前臂时不要触及胁部,就好像腋下夹着弹簧帮你伸展前臂,手腕和手掌做圆弧运动,这会导致对手的来劲被擎起。这是一种掤劲的方法,但层次很低,技巧简单。这种掤劲看上去能从对方来劲的压力中解脱,但对方可用捋劲来利用你的向前作用的劲。过分外撑的劲使转变相对困难和缓慢,同样,关于手部的掤劲技巧,洪老师沉肩坠肘的同时手指伸直,为的是打开肘、腕、手指的关节。这种掤劲在对手推力作用下反方向产生上和下的分力,既没有向前的顶劲,又没有向后的丢劲,对方难以利用。当攻击直接进入,我就斜着转开。洪老师说,在必要时,肘可以触及胁部。有人会认为对方的劲会通过手臂传向胁部。事实上,这不会发生。虽然肘看上去挨着胁部,但肘不是松散的挨着胁部,而是沉下去保持着掤劲。在肘与胁之间仍然有很小的缝隙,对手的劲不可能到达胁部。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有更多的空间化劲而不用顶劲。松开关节游刃有余,随机应变。那些有幸与陈发科宗师推手的人会告诉你他们的经历。当陈老师发 挥出他的推手功力时,对手会感到内脏震动,泪流满面,想要呕吐,就像触了电。他一发劲,对手就会被打飞。洪老师近70年的武术生涯,交会的有名、无名的武术高手无数,洪师说,他一生所遇之武术高手未有一人能与陈发科师相提并论的。(陈发科是陈长兴的嫡 系曾孙,陈长兴为杨露禅的老师。现代拳史研究人士有人认为,太极拳传入陈家沟陈长兴为第一人。译者注)1956年洪老师从济南市回北京向陈发科进一步学习和探讨太极技艺。在推手时,洪老师能化掉陈老师的第一次发劲。当洪老师被陈老师的第二次发出时,陈发科的妻子表扬洪老师有进步,她说:"虽然我在外面,没有看见发生的一切,但我能听出你被师傅发出去的声音与其他徒弟不同。"对于陈老师发劲作用于洪老师时威力变小,洪老师谦虚的说:也许是我的手没力。事实上,这是由于洪老师的松柔中带有掤劲,只是手上没有掤劲,陈老师的劲就会直接作用到洪老师身上,洪老师就没有办法化掉陈老师的第一次发劲。由于洪老师在太极拳练习中至松至柔,他能完全控制发劲。当他八十高龄时,在一次公开表演中能在两分钟内演练完整个炮捶套路。甚至连年青人都不能轻易做到。

2、真正的球形螺旋运动

许多太极拳练习者都知道太极拳中需要螺旋劲。陈式太极拳有明显的螺旋运动称为缠丝劲。许多人把它看成是手与足怎样正反缠绕的技巧。事实上,他们仅仅谈及它的外部运动而不是劲的本身。日常生活中经常能发现螺旋运动。一个天真的婴儿在兴奋时能用手做螺旋运动,但我们却不能说他们在练习缠丝劲。劲,在中国武 术术语中,是指通过某种正规的训练使周身的力和能量协调一致,可以调用。

因此,缠丝劲或螺旋劲是通过整个身体的劲与力的集中与协调,而做出某种缠丝运动。如,手部的螺旋运动也要有整个身体带动。只有这种运动才是太极拳练习者追求的缠丝劲。

每个太极拳练习者普遍认为:劲由足根发出。但问题是劲一旦从足根产生后如何向特定的方向传递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练习方法,正因为如此,螺旋劲质量的高低取决于练习者技能的高低。这也使得一些人在达到一定层次后难以向更高境界发展。

由于洪老师的缠丝劲已炉火纯青,他能轻易化劲,控制对手并使对手起根,被发出去。这儿我们不能详实的说明怎样练习缠丝劲。我只能介绍洪老师强调的一些要点。这些要点有助于练好缠丝劲。

让我们看看太极拳练习法中的一个动作:双推手。

一般情况下,人们将伸出左足右膝,两膝高度一样,用双手将对方推开,这将使腰和身体右转,双手向前。这种腰腿姿势产生的劲是水平面旋转,产生的力基本上是水平的,你的对手会被推出,但不会被起根和打飞。

为了起对方的根,重心降得比对手低并轻轻向上推是必要的技巧,但把对手打飞的机会很小。

洪老师强调膝部的上下运动,以至从一开始劲就产生于球形的螺旋运动中。洪老师沉下左膝提起右膝,使左膝比右膝低。要让腰向右转,左臀骨随左膝沉一点点,以至右臀骨稍稍高出,这使腰、腿的旋转不再是水平的,而自然是球形的。我 曾与一位在著名推手大师门下学习多年的朋友讨论太极拳,我提到了洪老师怎样做螺旋劲。为了使他理解,我让他双手推我,他双手按住我的腰部,想用力把我向后推。我一旦听到他的劲,便沉下一个膝盖,提高另一个,这使他的一只手比另一只高,结果身体失去平衡。他认为这难以理解,因为他知道任何太极拳技巧贵在转腰。接着,他双手封住我的两侧,使我的腰不能转动。然后我没撤退,他却几乎摔到地上。我让他做,并一边实验和一边慢慢解释。我受到他双手的力并知道不能左右旋转,我用了膝的上下运动,使臀部也上下运动,这使他的手一上一下,导致身体转动,失去平衡。事实上,我的技巧并不纯熟。这是因为我受到他的劲后,上下旋转得太多,这他的劲完全变为上下方向,当他失去平衡时,他只用了部分劲,而没用最大的劲。如果换了洪老师,一旦对方用力,他的旋转会恰到好处。他只让对方的劲偏离一点,而不让他过分失去平衡,对手能更用力地推,这使劲反弹于其自身并将对手发出。这种功夫炉火纯青,高深莫测。

洪老师智慧超群,在最初学拳的十五天内领悟出丹田内转,更不用说他在陈发科老师门下学艺十五年的事实了。我知道在太极拳套路中要旋转丹田,但没听过丹田内转。当这一术语后来出现在一篇专门的武术文章中时,看来正适合陈式太极拳的特点。然而,我不能确定这是一种新的秘密训练方法,还是为传统的练习法换了个新术语。我请教了许多人,然后写信给洪老师。他仅说陈发科没有教他丹田内转。事实是陈发科只教过他的门徒,包括洪老师和其它徒弟旋转丹田的技巧,没提到丹田内转。我想是陈照奎老师后来发明了这一术语,为得是人们在练习中注意旋转丹田。许多传统的陈式太极拳技巧是没有特定的术语来表述它们的,直到后来 有人给它们定了新的名称。洪老师给我讲了一段往事。陈照奎老师去济南拜访洪老师时,提到一个他以前从没听说过的术语。陈老师说:师兄,难道你以前没有练习过这一技巧么?洪老师说:能给我示范一下吗?陈老师表演完后,洪老师笑了,说:在学习套路之前,这是必须做的基本功。这种基本功就是单手在空中画圈,以前没有命名。由于陈老师用了个新术语来表述它,洪老师一开始不明白。事实上,洪老师高度重视基本功,他不仅要求新学生练 习基本功而且要求有一定功力的徒弟坚持练习。单手在空中画圈为的是训练整个身体的缠丝劲。洪老师把动作分为两类: 正手圈和反手圈。人们想知道为什么洪老师不用术语丹田内转。这也许是为了避免产生误解,在洪老师的技巧中,丹田运动不是自身产生的。丹田不会自身运动,它的运动是由膝的上下运动产生的。而且,丹田总是应向两侧运动。没有使整个丹田上下旋转的技巧,整个丹田上下旋转,只会影响你重心的稳定性,然而,使丹田在一侧运动而另一侧沉下会使你重心稳定。我没有看过陈照奎老师的太极拳表演,不知道他是如何做丹田内转的。此外,他的徒弟也做的不尽相同。 1984年,我去某省训练,在那儿遇到一位在陈照奎老师门下学习了十年的徒弟,他的动作漂亮,缠丝劲很明显,但我感到他的丹田旋转幅度太大,导致重心上 浮,我问陈立清是否陈照奎也像那样练习,他斩钉截铁地说:。有人提出为丹田在人体中心,丹田旋转带身体旋转会使劲的发出点太高,重心容易上升,很难 将对手打飞,劲力的发展也有限。另一方面,洪老师用腿劲引发丹田旋转,这使重心降低,身体稳重。劲的发出点低,使对手容易打飞,这也有利于劲将来的发展。

太多数太极拳练习者知道手要做弧形或圆形运动,同时手臂也要缠绕螺旋,手的圆弧形运动很容易,但手臂要与整个身体协调的螺旋运动很难。

了解每个动作的攻击技巧很重要,这是为了决定手螺旋的程度,功力不深的人,手臂螺旋程度不是太多就是太少。洪老师的手稿中提到在练习某一动作时,手指和手 掌要面对特定的方向,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,我认为这些要求太复杂和没必要。直到洪老师演练和我亲身实践,我才知道它的重要性。

我经常和学生们做实验来观察太极拳技巧不同方面的影响,只有正确运用技巧,才能揭开太极拳变化无穷的神秘面纱,掌握真谛。雷慕尼老师说:洪老师的手部旋转幅度大、方位正确,达到了真正的缠丝劲。冯志强老师说:洪老师的手旋转得很厉害。这儿,我要指出旋转幅度大是洪老师的手缠绕程度要比整个手臂的螺 旋程度大。

3、真正的步随身换

太极拳练习者都知道身体上升、下降的协调性很重要,也就是步随身换。然而许多人要向对手施力时就静止不动,他们不知道如何变换步伐。只有步伐变换灵活才能使上身的种种技巧有效实施。

洪老师讲过这样一件事。1930年,他开始在陈发科老师门下学艺,几年后,在去某地方的途中,他看见一个似乎是太极高手的人轮流与他的学生推手。他的一些说法这使洪老师疑惑不解并参加了进去。当那人捋洪老师时,洪老师粘住他的劲并向前移了半步,插入那人的双腿之间,同时发劲,那人后退一大步。事后,有人告诉洪老师那人是太极拳另一流派著名宗师的得意门生,洪老师说如果事先知道是如此情况的话,他就不会参加这次推手。这并不表明那时洪老师的功力高于那人,而是大多数人不知如何跟随那人移步,才导致轻易被那人推开。他并没料到洪老师能这么快速稳定的渗透到他的步伐中,他也许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才被推出,但这些至少能说明利用好步伐渗透到对方的步形中去,能便手上的技巧更有效。什么情况下你要转换步伐?一般有两种情况。第一种是当你现有的步伐已达到极限。例如,你伸出双手去推对手已达极限,而且膝盖已弯曲垂直与脚尖,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,你要移动步伐以保持向前的冲量。第二种是当你的步伐没有达到极限,你想在范围之外进攻,你要相应的变换步伐。有两种方法改变步伐:一是前脚向前移半步,后脚同时移动相同的距离。二是让后腿前移成为前腿,这是由于一旦步伐和手到达极限,劲便成了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。虽然能将对方推开,但技术运用的威力失去,进攻效果减弱。如果你想保持手和脚的威力运用最大,你必须灵活地转换步伐。如果你的步伐僵硬,一旦动起来,重心会不稳,这会给对手机会。因此,洪老师对步伐要求很严格,这些的确很实用。例如为了前进,一些陈式太极拳练习者在脚向前伸展时,脚根擦地而行,而太极拳另一些流派则没有或根本没有这种要求。陈发科老师教学中也强调擦地动作。我们不讨论伸出前脚可铲对方的事实,这种练习的主要作用是使前进更加快速稳健。当前脚擦地而行时,重心不易摇动,也能防止对方钩绊你,重心能随步伐滑入对方中线,使自己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。洪老师要求当前脚根擦地的一瞬间,两脚之间的距离为一肩宽,脚根内侧贴地而不是中后部。当前进时,前脚微微向内侧倾斜,后腿稍低,这使擦地动作快而稳。如果臀节到后脚之间的沉劲不足,结果导致前腿也必须支撑体重的一部分,这样动作会变的笨拙、缓慢。

三、高尚武德,师恩永存我心

洪老师性格丰富。他聪明、敏锐、见多识广、记忆力好、多才多艺,对人们热心、诚恳、心胸宽阔。他也正直、务实、幽默、乐观。即使你不是向他学习太极拳,坐下来与他闲谈一下也会感到身心愉快。洪老师继承了许多中国的传统美德,值得学习。

1、和蔼可亲,淡泊名利

1984年秋天,在与他通信两年之久后,我终于有幸拜访他。我写信请他帮我安排一处离他家近的地方住,这样向他请教比较方便,洪老师回信我可以住在他家。对此我兴奋不已,不但可以省钱,而且学艺方便,但却给他增添麻烦。

到洪老师家后,我与他快乐的闲谈,晚上他的学生走后,我拿出些钱和粮票给他(那时,大陆主食有限,政府严格控制供应),洪老师推还给我说:我们还用得了那样吗。意思是他把我看作好朋友,不用交学费。我很感动说:我来这儿吃你的,我们还是需要买米做饭的。这样,他才肯接受。

从那以后,洪老师的话深深印入我的脑海,当今社会,许多人认为金钱至上,甚至在父子、兄弟之间也是这样,更不必说朋友和学生之间。

一天,洪老师的一位徒弟陪我去武术馆,去看洪老师的另外两个徒弟是怎样教别人的。一路上,他告诉我如果我遇到政府官员,最好不要说住在洪老师家并向他学艺。这是因为当地政府已决定不是本地学生包括那些海外的,要首先付钱给他们,然后他们付一部分给洪老师。

洪老师担心加重我的经济负担,不收学费,也不让政府收费。如果那学生不告诉我,我永远也不会知道。

事实上,洪老师冒了很大的风险,因为他个人的政治问题还没解决。洪老师的另一位学生告诉我当我写信给洪老师要来拜访,洪老师告诉他们我可以住在他家,不用到武术馆学艺,洪老师对我从没提起过。

我去澳洲后,曾寄钱给洪老师。不久后我听说北京要造纪念碑纪念陈发科大师。我写信给洪老师,让他告诉我计划的最后细节,因为我想为此项活动捐钱。洪老师回信说他将把我以前给他的钱以我的名义捐赠。

我立刻回信说以前给他的钱是留给他自己用的。其实洪老师经济情况并不好(由于个人的政治问题)。他很需要钱。

但由于考虑别人的处境总比考虑自己能得到多少钱要多,洪老师总是为我的经济情况着想。

2、 一心钻研太极拳,淡薄名利

洪老师对于练习太极拳总是怀有极大的热诚,而且一直进行过细的研究。

他曾提起过一件事,有一位日本妇女(全日本太极协会秘书长中野春美,译者注)每年来中国学习太极拳。几年后的一天,她在练习中哭了,说她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学艺的道路会更容易,但却越来越艰辛。

其实,洪老师对她高要求是为了让她功夫更上一层楼,这让她觉得很困难。

当我和洪老师住在一起时,一次他的一位学生要举行家庭庆祝会并邀请我们大家去吃饭。我说我快回家了,最好呆在洪老师家中加紧练习,洪老师便独自一人去了。正巧几名外地来的学生来看望洪老师。在看完我打的炮捶最后几个动作后,其中一位告诉我,在护心锤这一式中怎样做右拳收回的动作,这和我以前做的不同。他的架子很低,右拳收回得也低并且转动幅度更大。我觉得他的动作更漂亮,便跟着他改变了动作。后来洪老师回来正看见我在练这个动作,他发现我的改变,他的脸沉了下来,用严厉的口我这是跟谁学的。他解释道这是老架子的练法,右拳收得太靠近身体,手臂转得太厉害,这便不能很好地化劲。洪老师对物质生活很随意,虽然他年青时出生在有势力的家庭,物质生活富裕。后来,他一日三餐由他的后妻和学生们准备,他从不下厨和过问菜单。由于我的技术不行,也不下厨。因此做饭时,我们就闲谈和讨论太极拳直到饭菜准备好,不管什么我们都吃。洪老师从不和我谈吃穿。

除了写作,洪老师一般不戴眼镜,我问他为什么写的字那么小,他笑了告诉我,他托人买一副远视眼镜,但却送来一副超过矫正视力的眼镜,看上去像放大镜。他写作时并不觉得字小,为了不浪费,他一直戴这副眼镜。听到这里,我们开怀大笑。后来顾留馨老师问我,洪老师的字为什么那么小,我告诉他原因,他也笑了。

3、注重的成就,不爱慕虚荣

洪老师曾写信告诉我,当地政府对他说,北京、上海已成立陈式太极拳研究会,山东省也应该有。洪老师回答:你们必须确定真正化时间去搞研究,我没时间,你们谁想搞就搞。

洪老师认为那些人只为了得到名利,没有实际贡献。因此他宁愿不要这种虚荣。当人们称赞他的太极拳和推手技巧时,他总是说天外有天,他认为陈发科老师是最棒的。

一些外国人称洪老师为太极拳功夫超极巨星。他笑着说,巨星不得什么,重要的是真正领悟太极拳。

洪老师有自己传授太极拳的独特方法。当我写信去请教一些建议时,他不仅回答我的问题,有时还问我的看法。回答他的问题,就像坐着考试一样。我难以想出比我的回答更好的答案,结果我经常迟迟回信,洪老师对此并不介意。

有时,在我第一封信还没回时,他又给我来了一封信,这使我觉得不好意思。

按道理,学生应尽早回信,师傅可以晚些。

但洪老师不觉得麻烦。通过跟他学艺,我不仅学会了演练太极拳功夫,而且学会了分析一些哲理。

虽然上次与洪老师相见到现在已经许多年了,当我回想起与洪老师在一起学艺的情景,情不自禁的感到一种甜蜜和幸福。

洪老师与他妻子住在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,洪老师为了方便练拳,选了底层。

他们住在大房间里,我住在小房间里。每天我六点起床便开始在客厅训练,在我和洪老师呆在一起时,他没有出去教拳。每天早晨七点钟洪老师打开房门走出来,我便向他问好。做好清洁工作后,我们便在大房间里一边喝茶一边闲谈。

洪老师总是坐在靠门的沙发上,而我坐在另一张上。要么是洪老师的妻子,要么是他的学生准备早餐。吃完早餐后我们继续闲谈喝茶,我一有问题就问他,他便认真回答。当有必要演练时,我们都站起来实践。有时我们谈论人的生命和历程。我们甚至讨论人类的灵魂是否存在。

直到洪老师说:我们打拳吧!我就又能从中学习到新的技能。

有时,其他学生也来了,经常有从外地来的。当洪老师教他们时,我站在一边仔细观察,这样我也能学到许多,这样一直到晚上九点。该是洪老师休息的时候,我回房时问他晚安。一旦进入自己的房间,我便回忆和记录所学的,所听到的。每天我与洪老师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十小时。

每天都发生同样的事,但每天我都有新的收获。那时经历的许多事如今仍记忆犹新,帮助我更好的理解太极拳。我相信将来有一天还会那样。洪老师和蔼可亲的样子在我脑海中浮现,就好像他正站在我面前,我将永远爱他。

谨以此文纪念我敬爱的洪均生老师逝世两周年。

他将永远活在他的弟子和所有受过他恩泽的人的心中。

感谢我的学生Joseph Wong Hugh Grady Hean

Low Danny Mccartin 和C. . Kan。文章的准备得到他们的帮助和奉献。

我要对所有伟大的太极拳老师们表示深深的敬意,特别是洪均生老师,他的英明、知识和智慧是我写出此文的基础。

(全文完)

作者简介

吴仕增,广州市人。自幼嗜武,曾习练南拳等技。后改练太极,交游甚广,国内外太极名师几乎都曾造访,功夫精湛。国内数名太极高手曾败于他的手下。1984年拜洪均生老师为师。1992年移居澳大利亚。现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设武馆,专事传授洪传陈式太极拳。


http://www.taijihong.cn

 

相关标签: